Board logo

標題: [雜誌] [171008] 狗和狼的時間:譽恩esquire雜誌採訪完整版翻譯 [打印本頁]

作者: se7en2se7en    時間: 2017-10-8 17:47     標題: [171008] 狗和狼的時間:譽恩esquire雜誌採訪完整版翻譯

翻譯:Lwei
整理:飯糰君zerho



在首爾天空突然變陰的日子,我們見到了譽恩。譽恩的另一個名字是HA:TFELT。新專輯的準備,正是熱火朝天的下午。


譽恩,HA:TFELT,時尚先生


Q: ​HA:TFELT的新歌曲,今年秋天預計公開吧?歌詞提前看過了。


譽恩: 歌曲英文名為Book about me,韓文名為나란 책, 是對我喜歡的人想要說的故事。

Q:(關於單曲的消息)就像一片牆倒塌了一樣,都透漏了啊,不打算保持點神秘嗎?

譽恩:最近不管誰問(新專輯的消息)我全都說出來了,透露太多,所以很苦惱,是不是要保密啊?其實現在很緊張,因為怕一不小心都說出來了

Q: 十二歲,十五歲時有感受到憤怒嗎?

譽恩:本來歌詞會更直接一些。感受到憤怒這種感情的時間大家應該都不一樣,我是在十二歲時父母離婚的時候,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種感情。

Q: 十五歲的時候呢?

譽恩:那時有“啊 現在真的結束了”的想法,那時候醒悟過來了。


白色 T-shirt Balenciaga(巴黎世家)(造型師收藏品)。牛仔褲 散發。

Q: 對喜歡自己的人也會有想要隱藏的事吧,有必要那麼誠實嗎?

譽恩:確實是那樣。是特別喜歡某人時寫的歌詞,但我是絕對不會這樣的。我是特別喜歡裝酷的人,所以會一邊笑著又無法隱藏,對方看到這樣子肯定會覺得奇怪吧“她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呢?” 但是,我也不能哭啊對吧?

Q: 是什麼時候寫的歌詞呢?

譽恩: 幾個月前。最近自己獨自度過的時間比較多。電影也是,音樂也是,想要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

Q: HA:TFELT 也是會有那樣的過程吧?聽到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我感受到的“啊,通過這個音樂好像不會有很高的人氣吧”

譽恩: 哈哈,說的很準確呢?

Q: 只覺得譽恩會激烈的爭執。想要擺脫。那時編舞幾乎都是現代舞吧?

譽恩: 通過藝術想要尋找出口的時候我認為最極端的出口就是現代舞了。特別直接,因為就只是用身體來表現而已。

Q: 那時候是那麼的迫切嗎?

譽恩: 作為愛豆組合生活是特別幸苦的事吧。首先要放棄自身某些東西同時對於自身又要特別享受不是嗎?

對於自我感覺比較強烈或者想要贏過自我的人來說,作為愛豆是一件特別幸苦的事。我好像不能很好的享受於其中,但是十年期間作為愛豆活動渡過了非常有意義的日子。能給很多人帶去幸福與快樂,但是滿足自己的話好像就會很困難。想要以HA:TFELT作為藝名重新開始做音樂的時候也是那樣。無關成績,只是想要做出好的音樂的藝術家們不是很多嘛?但是因為是愛豆,必須要Melon的一位,人氣歌謠也必須要是一位。專輯販賣也是有個基礎值的,戀愛也一樣。我是真的不會撒謊的那種人,可是也必須要隱藏啊,自己的面容也是,如果有什麼瑕疵的話要去修整或者長皺紋了就想要撫平,這些會讓我特別鬱悶。做著做著音樂好像更會吃苦了,對我來說音樂就是出口。





Q: 在專輯裡“我這本書”和“新皮鞋”,這兩首歌會預計收錄嗎?

譽恩: “新皮鞋”是개코 歐巴寫的曲子,對於重新開始而寫的。如果是“我這本書”是關於過去故事的話,“新皮鞋”就是關於未來的故事。雖然現在還不知道會收錄什麼樣的歌,也有叫피이싱 的歌。是說這段戀愛到了必須要結束但卻不能結束的這樣一首歌。而새틀라이트 是關於我的夢想的一首歌,在屋頂上看著看著星星卻看到了一顆衛星經過。天上的星星真的很多,衛星雖然像星星一樣閃耀,但終究不是星星不是嗎?我覺得我就像那假的星星一樣,即使這樣我也在我的路上好好走著,所以새틀라이트 是這樣一首歌。現在還不知道會收錄什麼樣的曲子呢。

Q: 可是為什麼在ins上面寫了那樣的話呢? “Welcome to dark side ”

譽恩: 那個現在還不能說,專輯上面有寫。

Q: 真的嗎?

沒什麼特別的意思啦,就是不管怎麼看我的形像不是都特別像小狗狗一樣嘛?我特別喜歡太陽落山的時候。作為愛豆的時候我的形象更像小狗狗一些,常常特別活潑開朗會在身邊一直陪伴的那種,但是現在是我要獨自開拓我的路了,我認為我該成為一隻狼的形象了,所以製作了關於狗與狼的時間的專輯,是邊想著這個邊做出來的專輯。到底是狼還是狗隻能在太陽落山的時候才能區分,我在想著是否那樣的時候。想成為那種當黑暗的時光來臨時我也能自己把自己照顧好的人。並不是很想做我沒有,同時也沒有聽過的音樂。

Q: 比起上張專輯變得更加暗黑了?

譽恩: 這次呢會更往R&B方向走,會更加溫柔。



​Q: 譽恩是特別坦率並且表裡如一的人。那些從採訪中都看的出來。在2008年8月的一個採訪中有問到“wonder girls的盡頭到底在哪裡?是否可以登上《歌謠舞台》呢?”還記得是怎麼回答的嗎?

譽恩: 這個嘛。 。 。

Q: “解散這樣的單詞好像並沒有什麼意義呢。如果有機會的話想要出一張包含著自己色彩的專輯。並且演技和其他的好像並沒有考慮過。”認為人一直都沒有變化是稱為意志。譽恩好像從那時就開始準備這張專輯了吧。

譽恩: 啊!起雞皮疙瘩了!那時是“sohot”時期。

Q: 能夠按照自己想的那樣活著,確實,心情應該很好吧?

譽恩: 真的很好!很神奇。

Q: 但是過一段時間就會有這樣的聲音出來“我三十歲是不是應該結婚了或是只剩下五年了。”

譽恩: 哈哈哈,那個好像做不到呢,當時夢想著正好在30歲的時候結婚來著,夢想只活動到30歲然後結婚作為CCM的歌手活動,活著活著發現30歲來的太快了,當時覺得到了30歲的時候想做的都會實現,但是現在還有想要做的事。首先以HA TFELT作為我的職業,並且想做我比我活得更久的音樂,那是我的目標。如果那個目標能實現的話,那時可能又會制定其他的目標了。



Q: 為什麼選擇了알메바컬쳐 阿米巴文化(新公司的名字)呢?

譽恩: 我和개크歐巴有過一次合作,非常喜歡!不管是作為一個人來說還是作為一個藝術家來說。那後來一直過得很好,突然有一天產生了去XXX的想法。 dynamic duo這兩位rapper,不能說是音樂家,簡直是藝術家。現在去所屬아메바的這個訪問,真是像在家裡一樣,與wonder girl在美國活動時差不多。

Q: 雖然真的覺得很辛苦但是真的很喜歡成員們,感覺像是去留學一樣。

譽恩: 當然很辛苦了,在心裡很空虛同時語言也不太懂的狀態下去的。但是感覺在那個年齡看到了那樣的世界特別的重要。因為在10代末20代初,那時可以在紐約度過。

Q: 你說過喜歡非洲是吧?同時喜歡著紐約與非洲的人,內心是怎樣一種心情呢?

譽恩: 自由。我在紐約真的很自由,可以在路上隨心所欲的跳舞,在下著雨的時候戴上耳機路上走著,在韓國的話不行吧?是那樣的自由。非洲的話真的就是大自然,是另一種自由。在那裡什麼東西都非常的慢,飯也要煮兩個小時,那樣的話不是應該像饕餮盛宴一樣了嘛?可是並不是的,僅僅只是粥和肉。即使那樣也很喜歡,因為我們就是那樣生活的嘛。



Q: 獨自一人難道不也是那麼自由嗎?

譽恩: 不是的,那是最辛苦的。我獨自一人才是最為難的時候,難道不是那樣嗎?一直在對於自己分析中,我這樣是已經發生過的還是以後會發生的?只有我是這樣嗎?

Q: 如果變得不安會怎麼樣呢?

譽恩: 有時候對自己做的音樂特別的有自信但是看到其他做的好的人的時候信心就會倒塌,我什麼時候可以做到那麼好呢?這樣的煩惱一直來來去去。但是最近就覺得只是大家做的好不同而已,世上沒有一樣的聲音不是嘛?而我的聲音是只有我才有的。

Q: 是誰讓譽恩感受到挫折的呢?

譽恩: 難道不是自己最讓自己感受到挫折的嗎?無論別人怎樣犀利的批判其實自己會更加嚴厲。

Q: 最近最煩惱的是什麼呢?

譽恩: 今天早上開車的時候撞車了,我一般不會出事故通常都是自己家開車的。但是沒有什麼大礙。因為想著車隨便亂停才這樣的。

Q: 坐的什麼車?

譽恩: 福特野馬。

Q: 天窗打開嗎?

譽恩: 是的。

Q: 排氣量是大的還是小的?

譽恩: 大的。開著那個大家都笑我。

Q: 為什麼?挺帥的呀?

譽恩: 又耗油,而且大家覺得這不是女孩子應該會開的車所以就。 。 。

Q: 掉頭的時候使勁踩油門不覺得很開心嗎?

譽恩: 只是直行都覺得很開心呢,我不會做危險的事的。最近正在考慮要不要買摩托車,原來是十分討厭的,就算是我喜歡的人騎摩托車我也討厭,但是我現在對於自己禁錮的那些部分想要再次打開,大概就是小型摩托車那種程度。有可能下個月?有可能。 。 。 ?

Q: 我內心十分的爽快,什麼東西一個一個的正在打開。

譽恩: 去年的時候也開始紋身了,這裡這個是李子,但是不知道這是李子。

Q: 為什麼弄了李子呢?

譽恩: 哈哈哈,我問候一次可以嗎?我現在可以有個提問嗎?

Q: 當然了。

譽恩: 有葡萄,蘋果,檸檬,梨。在那當中挑一個水果,我會是什麼呢?挑一個跟我很合適的水果吧。

Q: 是葡萄。

譽恩: 首先呢非常感謝,這個真的是很有趣的測試呢,聽說蘋果呢是像朋友一樣的人,檸檬呢是理想型,梨呢就是連看都不想看特別討厭的人,而葡萄呢是非常性感的人。

Q: 我也是特別率直的人呢。

譽恩: 我之前也給某人做過這個測試,那人說我是李子,記憶特別深刻,那人是“我這本書”歌詞的主人公。

Q: 為什麼說是李子呢?

譽恩: 就只是想起李子了,想想看,李子是大家都喜歡的水果不是嗎?雖然不是大眾的水果,但是吃起來特別美味不是嘛。

Q: 所以就紋了李子的紋身嗎?

譽恩: 是的,而且這裡,這裡,這裡也有。脖子後面有一隻蝴蝶,用鐵做的蝴蝶。 “본드”這樣的歌當中,“蠶蛹裡的蝴蝶”這樣的歌詞填在了鐵上。這裡有一把槍,這首歌裡出來的素材,007的7以槍的形狀畫出來了。這裡呢,或許喜歡哈利波特嗎?那裡出來的是格蘭芬多的劍還是神?可以非常有勇氣的把叫做自滿的刀給拔出來。

Q: 對譽恩來說什麼可以叫做性感呢?

譽恩: 想一直看著,想要更深入的了解的那種。

Q: 那你認為什麼人才是有魅力的呢?

譽恩: 最近演員文素利前輩。這次的電影《今天也是女演員》非常的帥氣,在韓國女演員作為導演說出自己的故事,覺得那個特別帥氣。對於自己的故事毫無保留。倒沒有想起來的男性,禹元宰?用直接故事贏得共感,很帥氣。

Q: 譽恩說過要做比自己還要流傳久的音樂對吧?通過聲音想去往哪種境界呢?

譽恩: 兩個吧。我和全仁權老師很相近,雖然不能經常見面,但直到那個年紀為止想一直這樣下去。那樣的話更像是一種祝福了。應該不是簡單的事吧。如果可以的話也想多進行一些海外活動,想要一邊旅遊一邊公演。

Q: 現在譽恩做什麼是最困難的的呢?

譽恩: 現在害怕的是年齡越來越大了,30歲越來越近了,認為音樂這種領域應該是年紀小的時候更不會犯錯。所有的藝術都是那樣的吧!年輕時擁有的獨創性或者其他的東西會因為它們褪色而害怕。害怕我做的東西變得越來越一目了然。最近自身否定了該要結婚了這個想法。

Q: 果然,是變得越來越自由了對吧?

譽恩: 是的,好像是那樣。

Q: 或許有對於貧窮的害怕嗎?

譽恩: 沒有。我不喜歡貴的東西,但是如果我不過的花哨和奢侈的話大家可能會認為我的生活完了,我不知道是否應該按著某人對自己的期待而活著



Wonder Girls成員更多最新資訊,請關注微博@WonderGirls飯糰

文章原文:http://esquirekorea.co.kr/women/%ea%b0%9c%ec%99%80-%eb%8a%91%eb%8c%80%ec%9d%98-%ec%8b%9c%ea%b0%84/  

​本文未經授權嚴禁轉載!​​​

[ 本帖最後由 se7en2se7en 於 2017-10-8 18:39 編輯 ]




歡迎光臨 Wonder Girls 香港站 - HK Wonderful Club - 홍콩 원더풀 클럽 - WGHK (http://www.wondergirlshk.com/discuz/) Powered by Discuz! 6.0.0